阅文携手迪士尼,这对跨国CP你“嗑”吗?

发布日期:2019-10-22
分享到:
来 源: 文化产业评论
本文授权转载于微信公众号 文化产业评论
作 者: 周思艺、光速



21日港股收盘,阅文(00772.hk)维持了上涨势头,股价涨幅5.36%报收31.45港元,相比上周五(18日)29.85港元上涨了1.6港元。虽然仍未恢复到55港元的发行价水平,但近期阅文的市场表现说明,市场对于迪士尼抛来的绣球仍未走出兴奋期,而阅文已经从过去一年的股价腰斩中缓过气来了。

就在上周,迪士尼宣布将首次在国内开放星球大战(下称:星战)系列小说的电子版权,还将与阅文共同打造首部由中国作家创作的星战小说。这则好消息的突然降临,令当日阅文盘中股价上涨了超过8%。

不仅星战系列中文电子书将在阅文集团旗下数字阅读平台亮相,身兼星战粉和阅文大神作家双重角色的“国王陛下”,还将与阅文集团世界观架构组和卢卡斯影业故事组一道,共同打造全球首部由中国作家创作的星战小说。


阅文和迪士尼,一个被誉为中国网络文学第一股,两年前登陆港股时,市值曾一度逼近千亿港币;另一个则是拥有卢卡斯影业、21世纪福克斯和漫威漫画等知名企业的百年老店,这对围绕IP达成合作的跨国CP,究竟能从中得到什么?

从漫威到星战, 迪士尼的第二战场

迪士尼在中国的发展,发轫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2005年,罗伯特·艾格将中国代表处升级为分公司,迪士尼消费品亚太区总部由香港迁往上海,此后五年间,迪士尼中国分公司的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超40%。

而近年来提到迪士尼,多半是提到旗下漫威影业大放异彩时的附带品。


从《钢铁侠》到《蜘蛛侠:英雄远征》,十年来漫威电影宇宙的23部影片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获得了超过200亿的总票房。漫威在迪士尼体系中拥有了越来越强的存在感,甚至于连21世纪福克斯存在的价值,也有相当部分是出自此前漫威售出的死侍等多个超级英雄版权。在福克斯被迪士尼以713亿的天价收入囊中后,舆论最期待的是变种人英雄加入漫威宇宙。


迪士尼当然知道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危险。尤其是其传统业务—迪士尼主题公园不断被相关丑闻缠身的情况下。

在8月,上海迪士尼因为禁止自带食物和开包检查的程序被游客告上法庭,国内舆论形象一落千丈。同期,一位曾在迪士尼工作的高级财务分析师向SEC举报称,迪士尼公园和度假村业务部分员工利用会计软件漏洞虚报数十亿美元收入,令迪士尼陷入财务丑闻,迪士尼在消息公布当日就损失了超过300亿人民币。
 
作为一个涉足多业务的企业集团,这种情况下迪士尼急需开辟第二战场。
 
今年9月17日,迪士尼中国在上海举办了2020年度启动大会,发布了迪士尼、皮克斯、漫威、星球大战、ESPN、20世纪福斯和国家地理六大品牌明年的内容规划。可以说,比漫威宇宙成型更早,迪士尼的第一宇宙—卢卡斯影业的复兴,成了迪士尼的重要战略之一。



卢卡斯影业有限公司是好莱坞知名导演乔治·卢卡斯于1971年在旧金山建立的电影公司。1975年,20世纪福克斯公司批准《星球大战》(star wars)开拍,由于当时特效难以满足拍摄需要,卢卡斯在加州的一个旧仓库内成立特效部门—即后来大名鼎鼎的工业光魔,其在1977年诞生的《星球大战》中制作出了300多个特效镜头,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星球大战》从1977年诞生以来,40余年间一直延续其生命力,伴随了几代粉丝的成长,创造出了非凡的IP衍生价值。其五部正传、三部前传和两部外传的电影所构成的星战宇宙,早已成为了影史上经典的科幻电影系列作品,甚至上升到了文化的境界。原力、绝地武士、光剑、机器人R2D2都成为了经久不衰的科幻文化符号。


这个已经迈入不惑之年的宇宙,尽管在国外粉丝众多,国内却始终不温不火,尤其是与同门师弟漫威影业相比,星战简直是惨不忍睹。《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全球收获近13亿票房,国内票房只有数千万美元。
 
国内对于星战IP的无感,加上本土IP创作实力的提升,是迪士尼选择与阅文合作的驱动力。2019年上映的《星球大战9》将会迎来天行者家族故事的阶段性完结,这正是星战重起炉灶的好机会。
 
此外,以阅文为代表的中国网文创作者,也已另类的方式实现了文化输出。

从两年前开始,网络上一直有着老外沉迷中国网络小说成功戒毒的相关报道,同时还有着一个名为Wuxiaworld的网站频繁出现,这个网站的创始人是位外交官,在偶尔接触到中国网文后回国干起了翻译网站,专门翻译国内的玄幻修真小说,后来专门开帖子说明中国文化中的易经八卦和晋升等级。
 
网文在国内流行的时间也不过20年上下,但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市场规模,并催生了阅文这样的网文巨头。在迪士尼看来,借用神秘的东方智慧为星战IP加入新的灵感,以及借此打开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实为一举两得。

从本土到海外,阅文IP化的下半场

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55港元,上市当天大涨86.18%,股价报102.4港元,总市值928亿港元。但上市不到一年,阅文集团市值惨遭腰斩跌去57%,
 

过去一年在《全职高手》《斗破苍穹》等一系列爆款作品的刺激下,阅文股价曾经回到了近50港元的高位,但过去一年来文娱行业的动荡还是对阅文的主营业务前景造成了相当的冲击,股价也一路跌到了30港元以下。阅文管理层还为此从6月开始开启了股票回购,金额超过了1.5亿港元。


同游戏一样,在国内市场遭遇瓶颈的背景下,阅文也在不断开拓海外市场。上半年与新加坡电信、传音达成战略合作,9月底收购了泰国网文公司OBU 20%股权,更早期的还有对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的战略投资。
 
在市场人士看来,阅文的一系列动作只是在走老东家腾讯投资布局的老路,其主营业务在线阅读受到免费模式和竞争伙伴挤压没有起色,投资具有战略意义但没有显示出对自身的长期发展有何利好,因此其市场表现在下半年来一直疲弱。

根据阅文2019半年财报显示,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11.5%至16.63亿元,占总收入56%,不论是自有平台、腾讯渠道还是第三方平台,在线业务均同比下滑。
 
但财报也显示,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同比大增280.3%至12.2亿元,成为了其中不可忽视的亮点。而阅文在过去一年也逐渐重视了版权的重要意义。

联席CEO吴文辉曾表示,以版权为中心的变现模式现在涉及在线阅读、影视制作、动画联合制作及网络游戏运营,还储备了多个版权改编项目。(我们)相信这些举措将促进公司的长期发展,并有助为下游合作伙伴创造价值。”

不只是阅文,整个文娱业界都注意到了IP长线运营的价值所在。在这种背景下,阅文选择迪士尼抛来的绣球也是意料之中。

迪士尼拥有打造较长生命周期IP的丰富经验,在星战40年的基础上另起炉灶参与IP创作,既是站在巨人肩膀上起飞,也能亲历且从头参与大型IP的打造,更是切入海外市场的绝佳机遇。不说星战中国化带来的国内外市场的巨大潜力,仅仅是从故事开始的IP运营模式经验,就能对阅文现有的版权运营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何乐而不为呢?

破除折扣,跨文化IP如何融合发展

阅文和迪士尼,毋庸置疑是一对好CP,但星战却是块难啃的骨头。
 
诚然,《星球大战》跨越了四十多年的生命轨迹,在全球数亿人心中烙下了属于未来的科幻文化符号。但IP的光环并不能抵挡时空的推延。
 
从时间跨度上来说,“浮世新人换旧人”,在当今青年观众的印象里,星战中的天行者卢克、达斯维达的名号已经不再响亮,空留下星战的刀光戟影而已;从空间跨度上讲,“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欧美大陆的神话史诗与中国观众心目中的武侠玄幻何以融合,更是一个难题。
 
在文化全球化的语境之下,跨文化交流与传播已成风尚。所谓跨文化IP,即在双重语境或多重语境之下改编创作,融合了跨文化国家的价值观、历史、神话、社会文化等元素的IP开发模式。
 
同样是跨文化IP,境遇却是冰火两重天。

比如日本的《深夜食堂》IP在移植中国之前,便有着较高的人气,仅2009年的日剧版,其豆瓣评分就达到9.2分。本来是一部暖心治愈的美食题材电视剧,中国版《深夜食堂》播出时却囧状频出:“泡面三姐妹”“广告”“演技差”……活生生把它变成了一部吐槽剧。
 
而2018年凭借“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流行语刷爆网络的小猪佩奇,今年又一次风光亮相。宣传片《啥是佩奇》在微博上一经播出后在短短一夜之间花开各地,成了2019年开年的第一‘爆款’。


《深夜食堂》在本土化的改造过程中,既丧失了日式文化的精髓,也没有构建与本土观众相勾连的情感话语,造成观众对该剧的疏离感。而《啥是佩奇》则在原有的儿童视角之外设置了亲情与城乡的社会议题,赋予其更深层的价值内涵,因而引起全民的情感共鸣和道德共议。
 
在IP移植和转译的过程中,一方面,原有粉丝群体与新时代审美范畴下受众的角力往往会对创作者造成困扰,是还原经典文本,还是迎合当下受众?

另一方面,双重语境下不同文化受众对于文本内容的需求也会给创作者出一道难题,是猎奇逐异、满足“他者”想象、还是不忘初心,实现创造性移植?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则会对IP改编的艺术的品质优劣、跨文化传播效果和商业价值产生重要影响。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为了在更广泛的世界舞台上实现文化增值,好莱坞电影制作者用一种十分巧妙的方式将IP包装为世界文本,虽然外壳是迷人的东方风情、古老的埃及木乃伊、巾帼英雄花木兰,但里子仍然是美式流行文化与英雄主义。
 
这种为了畅销和满座而创作的商业品,很难真正让文化与美跨越时空,实现平等互惠的交流。
 
在我国跨文化IP创作中,也不乏附庸西方的思维。比如中国新千年后的武侠玄幻题材作品,杂糅了西方的奇幻、游戏、朋克等流行元素,依托高新技术,打造东方异域文化的奇观体验,意图兼顾中国受众的嗜新性的感官体验和海外受众的他者审美。
 
这种只输出表层文化,不输出内在价值的作品,同样不具有深度的可传播性。

因此,跨文化IP的创作,既要积极寻求创造性移植,借助新兴数字媒介技术的优势,将外来先进文化熔铸其中,实现多元文化的交融与和谐;也要警惕“香蕉皮”式的内容,注入本民族优秀文化基因,设置多元社会议题,碰触民族化的积淀情感,以实现本土化的裂变与发展。
评论登录
没有评论
  
头像
文章 4   项目 0
精选